字号:

FF14故事:最后的最后 我回家钓鱼了(一)

时间:2016-04-12 作者:涉于永夜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火烧起来,半边天是红的。

  火烧起来,半边天是红的。

  我从来不知道,人在被烧死的时候,能叫得那么凄厉。

  龙骑吸了太多烟,拖出来的时候已经晕过去了。学者躺在地上,脸烧得认不出来,手里还抓着他那书——即使书烧得只剩一圈金属包边。白魔抓着自己的衣角,身上脸上都是一道道的烟灰,嘤嘤嘤地哭。

  绿色的怪鸟在半空飞舞,徒劳地吹着风,想把火扑灭,救出主人来,却只让火烧得更旺了点。

  黑魔不慌不忙地打开一卷羊皮纸,念着我听不懂的话。怪鸟挣动了几次,甚至一度褪色成即将消失的幻影,最终还是驯顺地收拢翅膀,落在他肩头。

  我徒劳地试了几次,还是放不出来救人的终极技。武僧走过来,把手放在我肩膀上,示意我坐下。“诗人,已经不是当初的诗人了。”他说。

  着火的房子外头有七个人,骑士(也就是我们团长)、黑魔、白魔、学者、龙骑、武僧、我。里面有一个,是我们团的召唤,或者现在应该说,是原来的召唤了。

  因为火里再没声音了。

  “这样就正好空出来个位置,再招个战士吧。”团长指了指我,“诗人,写个公告,明天糊招募板上去。”

  正好空出来个位置。

  我没敢说话,后背发冷。武僧安抚地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  结果要招的不止是战士。龙骑明明伤不重,不知道为什么,没过两天就死了。学者倒是撑过来了,只是一张脸毁了,人也越发沉默下去。

  新战士是个新入行的冒险者,老实憨厚,干得多吃得少。后来又新招了个忍者,是名声不太好的亡命徒。后来我们过了几个迷宫,拿了不少钱,突然有一天,学者说他不干了。“团长,咱们加尔提诺见吧。”他撂下一句话,扭头就走。

  但是这回,我们再招不到学者了。

  武僧说他攒够了买房钱,回家种地去了。

  于是白魔和新战士回老家结婚了。

  忍者听说在混招募板,雇佣兵干得不错。

  黑魔在加尔提诺混得风生水起——毕竟,有迦楼罗之灵做召唤兽的黑魔法师,艾欧泽亚就那么一个。

  团长改了个名字,继续当他的团长,毕竟,艾欧泽亚的冒险者像韭菜一样,割了一拨,马上就长出来一拨新的。死者的尸体在泥土中腐朽,其上生发出新芽。

  但是有些事情,是我永远都忘不掉的,即使我现在已经在拉诺西亚的海边,成了个小小的钓鱼人。

  我们都和团长签了时间长短不一的契约,我是三年,到期可续,其他人时间有长有短,最短的是黑魔,每个月续一次约。因为这个,团长给他开的钱比我们都少一成。我不敢问他值得不值得,因为我怕他。

  怕他黑色面罩下,那一双寒冷彻骨的冰蓝眼睛。

  后来我们去一个迷宫,叫机工城。那是个无数冒险者踏平过的地方,真的会死人的迷宫,是一个吟游诗人创造出的幻境,零式机工城。

  龙骑凑过来吐槽我:“你一天到晚碰这个本子写写写画画画,怎么不看你也弄出来个零式机工城啊?”

  我往旁边挪一挪,不想让他看见我的谱子。

  他一撇嘴:“水货。”就继续练他的枪法去了。他的伤害输出,是龙骑里的翘楚,如果不是这张嘴欠得要命,会有更好的团乐意要他。

  我不生气,继续谱我的曲子,唱我的歌,凭他磨破嘴皮,我自岿然不动。

  但是谁能想到,留在机工城的是他,而不是我这个水货呢?

  亚历山大机工城的第四层,战士和一个输出职业会被吸进隔离空间里,只有杀掉其中的怪物才能逃出来。

  白魔吃了光球,倒了。学者三层以太超流早就交了,只来得及读一个医术,就看着吃了两个光球的战士,和同样不是满血的龙骑一起,被吸得不见了踪影。

  我们都替战士捏了一把汗,不过如果他减伤技能还在,大概是死不了的,没想到出来的只有精疲力竭的战士,龙骑则不见踪影。

  白魔被学者拉起来,冲上去抱住战士,咬着下嘴唇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学者抬手给了战士两个生命活性法,踢白魔一脚:“刷医技!站中间刷去!”

  我们没都交代在那儿真是个奇迹。

  “老大,我去接几个理符,修修装备,咱们过几个月见吧。你把这头处理好,给我写信。”出了迷宫,黑魔瞥一眼白魔,冷冷地说。

  我们都知道黑魔的潜台词:你要是不把那个水奶处理掉,就别见了。

  战士一瘸一拐地走过来,跟团长说了点啥,团长叹口气,点点头。

  招募版上,很快就有了通关A4团队招一输出,召唤优先的消息。团长最终决定,再招一个召唤,战士、武僧和这个召唤陪白魔练上一阵子简单的迷宫,再和我们去刷机工城。这之前,全员自由行动。

  龙骑没有家人,我把他几件衣服埋了,做一个衣冠冢。

  大家各自去接点零散任务换酒钱,直到一周之后,团长通知大家回来,见见新来的召唤师。

  召唤长得算是清秀,一绺头发在额前晃呀晃。团长介绍他给我们,他却只是垂着眼睛点点头,就又坐回树荫里,把头枕在那本铜包边的厚书上。

  一只半透明的绿鸟在他的头顶盘旋。

  “迦楼罗。”他抬起头,唤了一声,蛮神之灵就驯顺地落在他手上,低鸣了一声。

  我在那时看见他的眼睛,古铜色的瞳仁里有锋刃的光。

  我没敢过去和他搭话。我可不是什么光之战士,也没有超越之力,离得太近,万一被精炼了就不好啦。

  黑魔收到团长的信,顺利归团,扫了一圈我们,眼神却在召唤身上多停了十几秒。

  学者倒是笑得很暖:“哟,当年秘术师协会跟在我后面的小朋友也长大啦。”

  召唤抬起头,淡淡地看她一眼:“师姐。”然后继续坐回去,一页一页翻他的书。

  学者哼一声:“求我办事情就喊亲爱的美女师姐,办完了就这么冷冰冰的,真是不可爱。”

  召唤:“能用可不可爱形容基佬,你这个审美也是告别谈恋爱了。”

  学者气得直跳脚:“是这群白痴男人没有审美!”

  ……我觉得这个召唤的语气有点熟悉。

  “有完没完。”战士听烦了,“还打不打迷宫了。”

  召唤抬起头,对战士笑一笑:“不好意思,你说得有道理,是我耽误大家时间了。”

  团长这时候出来打圆场,说了打亚历山大机工城四层练手的计划。

  这时候我想起来那个龙骑,手快嘴欠打架狠,只是运气不好,死得时候格外年轻。他那个男朋友也从来没来找过他,说不定早就另外找了年轻漂亮的小男生了。

  我忽然发现,我已经记不起来龙骑的脸了。

  “离战士远点。”武僧站在我背后,轻轻说一句。

  “欸……?”我很诧异。

  “你别管,离他远点就是了。”

  我们进了五次四层机关城,大家都拿着了几个零件,我运气一向不好,也拿到了一个。召唤打得不比死了的龙骑差,有他的复活,学者姐姐压力明显轻了不少。

  我们过得一次比一次快,我甚至听见战士跟团长说,再打两次就可以去试试零式机工城了。

未完待续
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最终幻想14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

论坛大图推荐